banner1
根本做不下去
2020-11-24 14:58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           

随后记者来到位于亮马河大厦的原鱼翅捞饭,发现这里已更名为“晋德小馆”。当记者对服务员表示要到鱼翅捞饭就餐时,对方称:“这里就是鱼翅捞饭,还是以前的老板、以前的餐厅,只不过换了个名字。”

“其实我们也有平价菜,可能是因为店名的缘故,普通消费者很少有人进来。” 阿森鲍鱼长虹桥店原管理层黄先生表示,眼下高档餐厅的公务消费客户基本没有了,普通消费者又不敢进店,“想经营好真的很难。”

采访中记者注意到,虽然部分餐厅已做出转型,但前来光顾的市民并不多。记者上午随机采访了十几名居民和白领,其中有六成对“高档餐厅平价菜”持保留态度。

昨天下午,记者来到位于亮马桥附近的原长城旺角鲍翅楼,其已更名为长城旺角,主营粤菜、海鲜。“这家店去年重新装修了两个月,再开业就改名了。”门口警卫说道。

记者探访亮马桥、农展馆和团结湖一带的多家鱼翅鲍鱼店,发现有不少餐厅选择了换招牌、改菜单的形式,跟鱼翅、鲍鱼“撇清关系”。部分燕翅鲍专营店,也推出了平价商务套餐自救。

“您可以点我们新推出的商务套餐,从98元到298元的都有,是我们上个月新推出来的,价格比较实惠。宴会套餐现在也不贵,从1980元—3980元一桌。”该工作人员表示,虽然主营项目没有改变,但该餐厅也推出了平价商务套餐和宴会套餐,以提高人气。

推出平价套餐 专营店“自救”

“没办法,鱼翅什么的现在都没人吃,但作为特色菜我们又不能放弃,只好放在最后了。”服务员说道。记者粗略数了一下,三四十元的平价菜占了其菜单八成的比例。

在东三环北路附近,有使馆区、三里屯商业区及部分部委单位,高端消费群体集中。“豪车扎堆、客似云来”曾经是这一区域高端餐饮行业的最佳写照。

商务餐饮的不景气蔓延到了东三环,农展馆附近的阿森鲍鱼也闭店了。今天上午,记者从阿森鲍鱼相关负责人处证实,由于公款客户大幅缩减、餐厅持续亏损,长虹桥分店确实已经停业。

“这家店过完年回来就没再开门。”在紧邻阿森鲍鱼的另一家餐厅门口,停车管理员告诉记者,距此店不远处的“阿森鲍鱼总店”仍在营业。记者随后从总店相关负责人处证实,长虹桥店确实于去年年底就已停业。

“一看鱼翅鲍鱼,根本就不是平头百姓能消费得起的,进都不敢进啊。”市民陈女士表示,不会进这些“高大上”的餐厅消费,“每次路过那些高档餐厅,门口停的全是豪车,条件在那儿摆着呢,再便宜能便宜到哪儿去?”

昨天18点左右,记者来到位于东三环北路的阿森鲍鱼长虹桥店。与以前饭点儿排队等位、车子没处停的热闹情景截然相反,此时餐厅大门紧锁,屋内漆黑一片。只有借着路边的灯光,才能看到大门上金色的“阿森鲍鱼”字样。

不过也有市民认为,新政热潮之下餐厅谋求生存,打平民牌已成大势所趋。“我之前参加过一家鲍鱼馆的团购,人均消费才百多元,不怕超支吃着也有底气。”白领李小姐表示。

餐厅“改名换姓” 平价菜成主打

不过,对于高档餐厅的转型,不少市民仍持观望态度,认为其名字和环境就代表着“高价”,一进店就有压力。

阿森鲍鱼长虹桥店原管理层黄先生上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,目前北京4家阿森鲍鱼门店已经关闭了2家,“阜成路店是去年6月关门的。眼下高档餐厅不好做,没什么客人,一直在亏损,根本做不下去。”

“高档餐厅更换店名、更新菜单、调整价位,对于转型是有帮助的。但对于一些已经成为品牌的店来说,更名意味着需要重新塑造品牌。”一位连锁高档餐厅负责人分析称,长久以来,高档餐厅高消费的印象已经形成,普通消费者的观念仍在转变和培养当中,短期内很难看到成效。

记者注意到,在长城旺角门口的立牌上,写着餐厅新推出的商务套餐,价格从68元/2人到238元/6人之间不等。

随后,记者探访位于团结湖、专营燕翅鲍的“祥记”发现,一进餐厅一楼入口处,燕窝、鲍鱼、海参等高端菜品的照片挂在入口处。菜单上除了售价从百元到千元不等的燕翅鲍,并没有新平价菜品。“我们主营的就是这些东西,没有新菜单。”当记者询问是否有平价菜时,工作人员说。

这名服务员告诉记者,餐厅改名已经有一段时间,年后连菜单也变了,“我们特色的鱼翅捞饭还有,另外加了好多山西的平价特色菜。”随后记者在晋德小馆的菜单上看到,原来主打的特色菜“鱼翅捞饭”被放到菜单最尾页,且未附菜品照片。而酸菜粉条等平价菜,则以图文形式被放在菜单前面推送。

记者注意到,虽然正值饭点儿,但祥记餐厅散台只有一位客人在用餐,包间也只有2间亮着灯。“我们有14个包间,从去年开始订的人就很少了。”上述工作人员称。

Copyright © 2012-2013 .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sukamampir.com 版权所有